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日本第一强兵——真田幸村

  我们有的国人,竟然认为日本文化不过是中国文化的翻版,而日本历史则十分短暂,因此认为它们没有研究的价值,或者在研究中自欺欺人,主观丑化,这实在不可取。要打败敌人,首先要研究敌人。普法战争前毛奇元帅领导的总参谋部已经对法国研究多年,而法国方面却连地图都配不齐。结果可想而知。20世纪初,日本对于中国的研究十分透彻,书店里新书不断,而中国人还在闭关YY,或恐日亲日,或仇日轻日。略有研究的,也十分主观,或以为日本为蕞尔小邦,不值一题(比如当时一些在“国学大家”);或者过分着迷,被日本文化所俘虏(偏偏还是被茶道一类的东西俘虏了,比如周作人)。结果仍然是可想而知。

  事实就是事实,无论我们再这里如何漫骂、丑化日本人/日本文化,日本也不会因此倒掉或者收敛起来,只会白白耗费我们的时间和精力而已。与其如此,还不如认真研究,以备将来。

  另:向炮轰埃菲尔阁下致敬。时候,当乱世将要终结的时候,真田家的第三代真田幸村却像一颗在短时间内燃烧尽自己的一切的流星一样出现在历史舞台上,其光芒甚至盖过了他的祖父和父亲。

  真田幸村,诞生于永禄10年(1567年),原名真田信繁,昌幸的第二个儿子,年幼时曾在上杉家与丰臣家做人质。天正14年(1586年),在大坂出仕。

  以后他随昌幸参加了第一次上田合战、小田原之战、朝鲜之战、会津合战、第二次上田合战(德川幕府的第二代——中纳言秀忠的三河军团主力被真田2000人阻击,不能支援关原方面,可惜那些“忠义志士”不争气……),关原之战后,与昌幸一起被流放至九度山。

  庆长16年,昌幸病逝,三年后,幸村闻悉德川对丰臣宣战,立刻派属下各处打探消息,当秀赖发出大坂保卫号召后,幸村成功的从九度山脱出,率属下十勇士与其子大助赶赴大坂城。欣喜的秀赖立赏其黄金三百枚、银三十贯。

  这一天是庆长19年10月9日,莅年的5月7日,幸村战死,在这短短的七个月的时间里,幸村如一个耀眼的将星笼罩在大坂城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军事奇迹.

  我在这里主要想谈一谈幸村的战术层次:

  未入大坂之前,幸村并没有多少战阵经验,以前经历的几场战役都是凭借其父的奇谋妙计完成的,但他作为执行者,显示了极好的带兵艺术.第二次上田城之战时,当大久保勉强抵挡住昌幸的勐攻时,幸村的两百骑兵从正面发起了突击,一般而言,两百人的部队的突击,很难对八千人的部队产生什么影响,更何况这种突击是在敌人的正面展开的(知道《银英》里面吉尔菲艾斯老兄(包括他手下的瓦列和缪拉两位后来的帝国元帅)对立典德拉副盟主阁下的贵族联军那次不可思议的800舰突击的出处了吧),但幸村却成功的让三河军团陷入了混乱,这也许是连昌幸都没有想到的意外之喜吧。

  此战中,幸村还亲自斩杀德川数名大将,真是勇勐无匹阿!

  进入大坂之后,幸村作为当时大坂浪人中名气最大的一个,不可避免的担当起大坂方面军的统帅(名义上是大野治长这个小白脸),习惯了在昌幸的战略下进行作战的他,此时要考虑战略层次不可以不说是对他的一个挑战,但他很好的做到了这一点.虽然京都作战计划被淀姬否决,但他以真田家特有的守城天赋在大坂城外建造了真田丸,成功的遏制了德川军的进攻.逼得家康强攻不成只得利用内应在真田丸中放火,12月4日深夜,内应武将南条成功的放了火,造成真田军的混乱.然而,仅仅几分钟后,幸村就带领恢复过来的真田军顺势对蜂拥过来的德川军进行密集火力的狙击,结果德川军不得不丢下大量的尸体撤退了.如果说建造真田丸很好的体现了幸村的战略眼光的话,那么在混乱中很快的恢复并反客为主克敌制胜更说明了真田部队的良好训练和军事素养.大坂冬之阵让家康清楚的认识到了幸村的守城能力和大坂城的难攻不落,不得已之下开始了所谓的"和谈" 。

  于是一夜之间被德川军队填平的大坂城外的护城河以及被拆毁的真田丸宣告着大坂城成了一座无设防的裸城。从这一刻起,大概幸村也已经有了死的觉悟了吧。

  我想在这里谈一下“冬之阵”。有人现在充当事后诸葛,说大野治长老兄和织田常真(就是以前的信雄)的计划与片桐阁下的奔走说和其实是正确的,责任在浪人和那些大义派为了自己能够施展身手而推动的备战上面。这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完全忽略了一点——德川是一定要消灭丰臣的,尤其是在“秀赖内大臣不是池中物”(德川自己也承认这一点)的情况下。这样与其把希望寄托在片桐那个虚无缥缈的和谈让步计划上,不如老实备战——正如后藤又兵卫基茨阁下所言——“大御所(家康)还能活几年?到时候不就有机会了吗?”

  1615年五月,大坂夏之阵开始.(我们先不讨论幸村和又兵卫的地点选择究竟哪个好,个人支持又兵卫的观点,毕竟幸村的计划太不切实际了)。5月6日凌晨4时,后藤又兵卫到达道明寺,但后续的真田幸村的3000人与毛利胜永的3000人以及明石(全登,着名基督徒),大谷等的9600人由于大雾的影响都没有准时到达。后藤以2800人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发动突击,激战之后终于全军覆没.中午时分,真田和毛利赶到,并立刻分别与伊达,本多军捉对厮杀.幸村面对同样生于1567年的伊达政宗的铁骑,再次显示了他的临阵战术变化.由于对方是使用火器的骑兵,拥有良好的机动力和远程攻击,幸村先命令全军卧倒,待对方一阵炮弹过后,立刻开始突击,(第一次接触就看出敌人兵种的弱点,幸村不可不说是一个天才)于是伊达军赖以自豪的铁骑部队就这样被真田军轻易的击溃了.若不是下午传来向若江、八尾方向出征京都的木村(成重)、长宗我部(盛亲)方面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大坂军被迫撤退的话,也许幸村还会取得更大的战果。

  次日,真田幸村本打算请得秀赖出战,以此来分化震慑德川军中的原丰臣势力,然而在淀姬的阻挠下,不得不抱着必死的信念,在五万对十五万这样极端不利的情况下,幸村用出其不意的影舞者战术看到了一丝希望,可惜的是德川的旗杆不够结实。

  仔细看真田幸村在大坂指挥的这些战役,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天才的战术指挥家和奇计迭出的军师,不过他的命运就好像杨威利,即使战术层面上再成功也无法挽救战略层面上的失败......

  真田家作为信浓豪族,出自海野家,再上去据说是源氏的嫡流。不过真田家在忠诚度这一方面却是颇成问题。虽然说也许是中小豪族的必然,但是也是过分了一些(当然比浮田、毛利这些关西人好的多)。在强大的武田向信浓名义上的守护小笠原家发动进攻的时候,许多北信浓的豪族联合起来挑战武田,而真田家的第一代家督却背叛了同盟,并与武田里应外合,把他们一网打尽。后来,真田家一直统帅着武田家的可怕骑兵——赤备队。从而开始声明远扬。然而当胜赖带领武田家走向灭亡的时候,真田家的第二代家督昌幸最终和保科之流的二流武将一起背叛了武田家。此后昌幸就周旋于几位“天下人”之间。凭借着一座上田城(在今长野县,是着名滑雪胜地)和2000铁骑以及自己的谋略勉强维持着家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