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为了再次确定,以下试着从宗谱来探索光秀的出

  为了再次确定,以下试着从宗谱来探索光秀的出身。

  土岐明智家的宗谱可说是各式各样。 首先,《系图纂要》所收的‘明智系图’记载的是土岐中兴之祖土岐赖贞之子赖兼为土岐明智家的始祖。同时,传到熊本细川家的《细川家记》也记着光秀为土岐赖兼的后裔。其他的如《尊卑分脉》,记着土岐赖贞的孙子土岐赖重是第一个自称明智的,《续群书类丛》所收‘明智宗谱’,大体上也是沿袭这个说法。但是光秀与此明智家的关系,在《尊卑分脉》里只有模煳的解释。关于明智家始祖,虽说有很多说法,但大致上就是分成这两种见解,而这两种见解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其次,是光秀的父亲,这点也没有记载清楚。根据史料,光秀父亲的名字同样是各式各样的。

  许多史料都记载的是‘明智光纲’。《系图纂要》所收的‘明智系图’,和《大日本史料》所收的‘明智氏一族宫城家相传系图书’,还有《明智军记》等,都是这个见解;其他,像《续群书类丛》所收的‘明智系图’和《铃木丛书》所收的‘明智系图’,记载的是‘明智光隆’;而在《续群书类丛》所收‘土岐系图’记载的则是‘明智光国’。再者,《续群书类丛》所收的‘明智系图’写着明智光隆乃土岐明智家的嫡流(即是说光秀也是嫡流),前述的上野沼田藩藩祖土岐定义的祖父土岐定明,被认为是光隆的堂兄弟。其他还有些系图以外的史料还记着光秀父亲是若狭的刀匠藤原冬广,这类见解可信度非常低,在此就不仔细探讨了。

  在各种宗谱中有一份宗谱与其他宗谱有着完全不同的见解,那是《大日本史料》所收的‘明智一族宫城家相传系图书’。在这份史料里,认为光秀的父亲乃是明智光纲,不过,在注记里却写着‘本名光隆’,意思光秀父亲本名是明智光隆,之后改名为明智光纲。而后,还记叙着光秀其实是石津郡多罗城主进止信周的儿子,是明智光纲的养子。在《明智军记》和《美浓国诸旧记》也有着类似的记载。

  就此看来,明智光隆与上野沼田藩藩祖土岐定义的祖父土岐定明应该就是堂兄弟,土岐明智家和光秀的关系也十分清楚了。可是,还是有一处疑问。光秀的祖父明智赖典,通字是个‘赖’字,可是为什么到了光秀父亲那代时,却突然变成‘光’字了呢? 有人猜测,是不是把其他血统的家族给强加在了土岐明智之后呢? 关于这一点,目前尚无任何确凿的证据。

  那么,假如说光秀是与土岐家任何关联也没有的话,那就过激了。关于光秀和土岐的关系,这里至少有两份史料可以证明。其一,也是关键的一份,就是在宗谱史料集中可信度最高的《尊卑分脉》;其二,江户时代撰写的《美浓国诸旧记》(作者不明)。这两份史料中都共同说道,土岐(明智)一族是‘光’字来作为通字的。《尊卑分脉》分别写着,‘土岐明智光高’、‘土歧明智光重’、‘土岐明智光兼’等人名。特别是‘土岐明智光兼’,在其名字后还写着‘明知十郎’,这表示‘明知(智)十郎光兼’和‘明智十兵卫光秀’之间必定有着某种关联。

  可儿郡的明智庄明智城所属地区还有一别名叫长山。在土岐全盛时代,土岐赖康的弟弟赖兼,在此地筑起了城砦,即是明智城(长山城)。赖兼被称为长山下野守或明智次郎,成为了明智家的祖先。在《太平记》中,也有着明智次郎赖兼的称谓,而赖兼之子自称明智小太郎,之后自称为长山远江守光明。《太平记》可算是同时代的有力史料,长山远江守在土岐氏家中极具实力,从明智光明(长山远江守)六代后就是光继,此后就与《系图纂要》所收‘明智系图’一样了。

  那么最后,我想通过《明智军记》和《美浓国诸旧记》为参考,来介绍一下光秀的出身。

  明智光秀,出生于1528(享禄元)年,是美浓国可儿郡明智庄的土岐氏庶流明智光纲的孩子(按其他说法,则光秀是石津郡多罗城主进止信周之子,后成为光纲的养子,所以在此用‘孩子’来统称)。如果以《当代记》为参考的话,光秀是在1515(永正12)年诞生的(享年67岁说)。父亲光纲体弱多病,不久死去。年幼的光秀被叔父明智光安辅佐,成为明智家的当主。当时,在美浓国内,齐藤道三开始抬头,并驱逐了守护土岐氏。明智家臣从于齐藤家,光秀的姑母出嫁道三,据说光秀的姑母和道三之间所生的女儿,就是后来成为织田信长正室的归蝶(浓姬)。

  不久道三与其子齐藤义龙对立,明智家则是偏袒道三方。可是,状况变得非常的不利,1556(弘治2)年,道三在长良川与义龙决战,结果不敌战死了。此后义龙开始讨伐偏袒道三方的家族,同年8月,义龙派遣长井隼人带领3700军势攻击明智城,明智阵营兵力则只有870人。明智军虽然作了顽强的抵抗,不过,由于寡不敌众,明智城最终还是陷落了。

  光秀的叔父光安和光久战死。光秀带着光安之子明智光春和光久之子明智光忠两个堂兄弟逃脱,为了复兴明智家,开始了艰苦的流浪生活。

  在《武功杂记》里,记载着光秀在三河渡做事时候的情形。路易斯的《日本史》和耶稣会的年报记载着光秀在成为信长的家臣之前,乃是仕奉细川藤孝,再之前的就没记载清楚了。静冈大学教授小和田哲男的《永禄六年诸役人附》(“群书类从”第二十九)的足轻众中有着明智一姓,而光秀则曾经侍奉过室町幕府第13代将军足利义辉。

  光秀在历史的登场,始于永禄8年(1565年)5月,在京城,在将军义辉被三好三人众和松永久秀杀害后,光秀辅佐寄身于越前朝仓的足利义昭(室町幕府最后的将军),在永禄11年(1568年)为了依赖信长而来到岐阜。根据《细川家记》,“细川藤孝和明智光秀秘密计划让光秀的家人沟尾庄兵卫和三宅藤兵卫等二十余人,在七月十六日把从朝仓的一乘谷出来的将军足利义昭带出城外,光秀则自领五百人在外相迎,后于二十五日到二十七日与信长在美浓立政寺会面。关于在这之前,光秀在哪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完全没有正式记载。根据《明智军记》记载,光秀在诸国武者修行之后,侍奉朝仓义景,永俸禄8年的时候已经被信长所邀请。

  不管怎样,对于信长和义昭的同盟成立,光秀起着很大的作用是不可否认的。不过,我想我有必要在此提出一个令人感到疑惑的事:“光秀从朝仓投向信长处,所带沟尾庄兵卫、三宅藤兵卫等家臣的奉禄究竟是如何支付的?”遗憾的是,在朝仓方面及信长方面的资料都无有关记录。即使光秀是室町幕府的官员,在这个时期,幕府几乎没有作用,俸禄几乎也没支付吧。那么,要是说从细川藤孝得到的话,也没有可以证实的资料。根据当时一万石可以供应三百士兵,那么,光秀应该要有一万七千石的土地,如此方可养活其五百部众,可是,也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对于信长容纳了光秀之后的永禄13年(元龟元年:1570年)2月30日的《言继卿记》所记载:‘信长自岐阜城上洛,于明智邸停泊露宿’。除此之外,在同年的姊川战役之后,记录着‘信长七月四日上洛,到七日,信长近侍者四,五骑,与徒士三十人一起,在明智邸停留。’如此看来,信长在京都的下榻宿舍好象还没光秀的房地多。

  到底,光秀家臣和京都房地的资金来源是什么呢? 光秀在侍奉信长之前为何已经如此富裕了?

  使人想到光秀是有钱人的资料不只这个,在元龟2年(1571年),信长给予了光秀近江(滋贺县)志贺郡,坂本城的建造开始了。在“兼见卿记”的元龟3年12月24日的项目里记载,‘坂本城除了天主教负责的工事以外,大体上已落成,其结构壮美得令人目瞪口呆。’在路易斯的‘日本史’里所描写的是:在大湖(琵琶湖)附近的坂本建起的城寨,对于日本人来说是非常豪壮华丽的建筑,除了随后信长所建的安土城,天下没有比这个属于明智的城更有名的建筑了。’此时,明智加入织田势仅仅3年,却已然能建筑如此有气势的城了。

  总之,光秀从一开始就是有钱人,所以才能有沟尾庄兵卫等众多家臣,在京都的二条,拥有能留宿信长一行的房地,精通京都的状况。又或许,信长为了表示对光秀的信任,才去京都光秀邸停泊,给予其居城,而这一切难道只是为了将他拉到自己的势力之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