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转帖]被历史抹杀的名臣——明智光秀

  着力于士农工商的身分制度为基础来统治诸大名的江户幕府,儒教 是最合适的。所以,讨伐了天下人织田信长的光秀,作为叛徒的典型代表例子,有可能会被公平真实的对待嘛?

  而明治时期则让现代人完全相信了光秀是一个“谋反人”、“杀死主君的极恶之徒”。德川幕府崩溃后成立的明治新政府, 为彻底肃清残留在世间的德川幕府遗留事物,重新修建了供奉秀吉的丰国社, 并再次发行曾一度被设为-的《太阁记》。《太阁记》是侍奉丰臣家和前田家的儒医小濑甫庵撰写的,比起其他 的太阁记,如《川角太阁记》、《绘本太阁记》等,《甫庵太阁记》最为出名。但是,此书的本质和《天正记》一样,完全是为了吹捧秀吉而写的,有着很多极具‘创造性’但却明显与史实相异的描写。由于要描写秀吉的功绩,所以,作为秀吉竞争对手的光秀 ,他的功绩和事项被毫不留情的歪曲了。这些被歪曲的事项,成为现代人认为光秀是个恶人的主要 原因。

  日本开始进入近代,演变成一个帝国主义国家。那些军国主义者认为秀吉的朝鲜征伐,是对朝鲜和中国展示了‘日本国的皇威’,他们认为秀吉是个‘英雄’(不仅是秀吉,楠木正成、高杉晋作和东乡平八郎等,许多人物都被政府利用了)。 光秀与‘国家英雄秀吉’对比下来,便是‘杀死主君织田信长的谋反人光秀’, 这样秀吉自然而然的成为‘为主君织田信长复仇、杀死仇敌的忠臣羽柴秀吉’。光秀是秀吉成为‘英雄’的垫脚石,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负面人物。

  难道完全没有残留一些正确记述光秀一生的文献吗?其实还是有的,其中最详细的就是《明智军记》了(作者不明,元禄年间出版)。那为何光秀的一生依然是模煳的呢?这就 取决于《明智军记》列出的史料的可信性了。该书是把光秀做为主人公所编写的军记物语,而不是历史记录书。但是,相对于《天正记》和《太阁记》里很多时间和空间上条理不正确的部分,在该书中都有着不同的见解 。因为人们都认为《天正记》和《太阁记》是真实史料,所以 就对《明智军记》的不同记载感到质疑。另外一点,《明智军记》的出版时期,是在光秀死后约100年的江户时代中期元禄年间,当时,本能寺兵变早已成为历史事件了。但是,光秀在侍奉信长之前的情况,除了《明智军记》等‘军记物语’、‘传承、传说’以外,只有‘宗谱’可以查询,其他可以说一点记载都没有。所以,《明智军记》的作者,很有可能得到了在时代动荡中所遗失的真实史料 。所以,该书是研究明智光秀时不可忽视的史料。

  关于光秀的人品,以及他和秀吉的比较,也有书籍所记载。其中有一部史料《老人杂话》,着者江村专斋出生在1565(永禄8年)年,是活在秀吉风光 时期的人物。关于明智光秀和羽柴秀吉的比较,他是这样叙述的:“筑前守(秀吉)是信长的左右手,气质磊落,对人不拘言词。明智是外样,谨厚之人,言词慇懃。”可以看出,光秀和秀吉的性格相异,在同为信长左右手的同时,他们也是竞争对手,所以二人的立场始终保持对立。虽然作为外样,不过,十分谦虚温厚、言词谨慎认真的光秀,却与信长意气相合,如同谱代之臣一般 ;秀吉为人豪放磊落却处事傲慢,与织田家旧臣格格不入。光秀和秀吉......这性格完全不同的二人,作为竞争对手在织田家互相 比拼,最终在山崎合战中一决雌雄。

  所以,在讨论光秀的时候,不能光讨论他被秀吉所败的事件。在两者关系为胜者和败者的同时,还有着一同侍奉信长这样的共同点。

  有关信长和秀吉的日史资料,有《信长公记》、《信长记》、《天正记》、《太阁记》、《当代记》等,国外资料有路易斯的《日本史》。对迫使信长-的本能寺兵变的记述,不论哪部史料,都做着相同的记述。在这里必须要提醒大家,虽说都是同样的记述,但未必记述的就是事实。如果写这些资料的作者们,都没有自己经历过本能寺兵变,而所有作者的资料都是以同一个当事者的记载作为参考,写了第三者的口述, 那写出同样的记述却是必然的结果。

  《信长公记》是由一开始侍奉信长的弓众,之后侍奉秀吉、秀赖的太田牛一(1527年~1610年)所撰写的,该书记载着从信长诞生到本能寺-的一生记录。牛一对《信长公记》一书的执笔,倾注着自己的看法,其批注有记述‘每日,日记写完,顺便留下了私作、私语’等字样,还写着充满抱负和自信的言词。所以,作为私语和私作,他所写下的史料,其真实性大打折扣。

  《天正记》,是秀吉在天正2年(1574年)成为长滨城主后,在天正8年时,洋洋得意地为了宣传自己军队的经历和业绩,让御伽众大村由己(1536年?~1596年)编写、由秀吉亲自监修的传记。由己是战国时期在播磨国出生的文化人,原本是儒僧,还俗后侍奉秀吉。由己自1580年侍奉秀吉以来,为主人秀吉的华丽功绩编写了《播磨别所记》、《惟任谋反记》、《关白任官记》等八篇文章,这些文章合称《天正记》。不过,《天正记》被由己 自己以及之后的文化人称为‘面影’,意思是这本书的内容只是致力于满足秀吉自我膨胀的记述。

  羽柴秀吉,是一个能够很好利用政权,进而充分实施媒体宣传的人物。为了使中下平民也 能接受《太阁记》,该书的出版算是花足了心思。《太阁记》前后被出版了很多次,记载的事迹从本能寺兵变到宽永3年(1626年)。所以,《太阁记》只是一部-宣传书物。而侍奉过丰臣秀次、堀尾吉晴、前田利常等的儒医小濑甫庵所编写的《甫庵太阁记》,是小濑甫庵一边参照太田牛一的《信长公记》,一边自己写出《信长记》的(《甫庵信长记》)。特别要讲的是,在甫庵的《信长记》里, 记载着‘平手正秀在死时给了信长五条忠告’这件事,但根据最近几年的研究结果,此事件完全是甫庵自己创造出来的。

  关于信长的记录,根据记述的时代背景不同而有所变动。在政权平稳的情况下,编写的书籍都考虑到了中下平民的接受能力。为此,先后侍奉过秀吉和田中吉政的家臣川角三郎右卫门,根据太田牛一的《信长公记》,再次精心编写了秀吉在本能寺兵变以后的事迹、逸话等,《川角太阁记》就这样出世了。至此以后,《太阁记》被许多作家们一边创造一边改写着。

  《当代记》是在德川政权下所编写的资料,作者是松平忠明,该书充其量只是把已有的资料重组而已,大部分资料还是 来源于牛一的《信长公记》。

  因为完成天下统一的秀吉曾经是信长的家臣,所以为了不给秀吉脸上抹黑, 就绝不能给信长的脸上抹黑,《太阁记》的目的是为了传播宣传秀吉的功绩而编写的,《信长公记》却不是如此。因为这个缘故,《信长公记》也是 作为今天研究战国史不可缺少的一级资料。而关于《信长记》,其差错甚多,在仔细查阅后,可以看出其 中三分之一内容似真似假,三分之一是完全没有的事,只有最后的三分之一才是真正的史实。所编写的人根据他人所记载的内容,凭着自己的‘智慧’,加上了许多无可考据的‘史实’,因此《信长公记》只是一部对信长的评价文献,其内容并不可信。

  所以,这也就造成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被‘描写’过的信长。在明治35年,当时的陆军参谋本部制作了《日本战史、桶狭间役》 。《桶狭间役》记述着信长凭借着奇袭攻击战胜了今川义元,然而,《信长公记》却记载的是双方进行了正面攻击。对陆军参谋本部来说,把桶狭间之役拟为奇袭攻击,是 为了方便作为军事指导书。那么为何没采用正面攻击的见解为军事指导内容呢? 想必是在做了作战能力分析后,而觉得条理不正确,不可以作为战史来参考;又或者是害怕承认桶狭间之战其实只是突然遭遇战这个事实;还是因为,桶狭间之战的真相其实就是‘信长向今川义元投降,引诱义元至桶狭间后,突然袭击了义元’这样呢......

  焦点移向本能寺兵变,试着考虑一下,也是存在着很多疑问的。在事变当时,牛一应该也同在本能寺投宿,对于整个袭击过程,应该是能真实的将其记述下来的。可是,作为一臣属,自然而然的把主人的临终描画成演剧一般,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况且, 其记载与身为光秀军的一员,并参加了袭击本能寺的本城惣右卫门的记录大不一致。想必是在本能寺兵变及山崎之战后,根据胜者秀吉口述的状况以及街巷流传的传言,改写成如此,其记述可信性也大打折扣。

  总之,写信长传记和秀吉传记都一样,《信长公记》也是胜者的记录。当然,关于《明智军记》,其资料也有类似的疑问。

  任何写到有关明智光秀的事迹,自然离不开关于信长的记述。 在光秀波澜壮阔的一生中,其意志和行动全都由信长的动向而决定。以研究明智光秀而着名的高柳光寿博士,其着作《明智光秀》的起首,是这样记述着的:“织田信长,他把整个战国时代的常识都给颠覆了。”

  被称为战国最强的武田信玄,为了保护其领土而缩小道路的宽度,信长却为了迅速驱使军队而拓宽道路,修筑桥梁。在成为道路起点的城周围布置了家臣和其家族居住。连寺院、神社和朝臣统治的关口、市、座的制度也都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在自己的城下建立了新 型自由经济市场(乐市乐座)。城下自由买卖的安全被保障,并且严禁使用一切不正当的权力和暴力。而信长也由于做出如此划时代的事,使周围的一切都控制在自己的掌握下。这也是近代城下町的开端。

  城下町向来都是人口聚集、商业发展、经济宽绰,矢钱(军费)的收入完全取决于城下町的繁荣。自镰仓时代以来,武士们多是在‘本领’,也就是祖先世代相传的土地上生活。武士们侍奉当时的有力大名,就是为了维护‘本领’的安定。住在农村的武士们,为了保护农民和农业的发展,因此在发生战斗时都尽量避开农忙期,这也是从镰仓时代就开始的常识。

  信长根据在农忙期入侵他国全都败北这一现象,总结出“一所悬命”的语源。一些武士战斗力薄弱是因为他们靠耕作来作为食物来源,并且被本领所束缚。而对于当时只是尾张的一个小大名信长而言,他所能召集到的士兵也是很有限的,为了补充兵源,他不得不采用了新的规章,成立了由大量流浪者所组成的军团。初时,这个军团的战斗能力很低,迫不得已只有苦战。而信长为了急速锻炼这个低质量的军团,使其配备长枪和铁炮,如此士兵们不需要掌握一定的技术力就能进行战斗,比起花费数年才训练出来的一个武士,一个训练数月的铁炮兵就已经能与之匹敌了。对于这军团,信长并不是给其领土,而是给其工资,这样,这支军团就不会被农业和土地所拖累。如此,不受土地束博,随时都能作战的职业军队出现了(兵农分离),战斗的样貌也随之改变。

  历史上的显赫人物,甚少人像明智光秀一样,知名度高,但一生却充满着谜团。光秀在历史舞台的首次登场,是在1569(永禄12年)的4月14日。在此之前,他的经历不明,他父亲的姓名和出生地不详,他一生中最大的行动---本能寺兵变的原因也不 清楚,为何光秀的一生都被秘团包围着呢? 很明显,光秀的一生和功绩被后世、特别是当时的当权者们意图性的抹杀了。

  首先,是紧接着本能寺兵变后的‘历史记载’。在山崎败给了羽柴秀吉后,逃走的光秀成了农民们‘落武者狩’的目标,如此的结局 未免太过于简单了,简单的另人难以相信。况且,围绕着这个不可思议的结局,还到处流传着光秀其实没死逃脱的‘生存说’。在丰臣政权的*烟雾下,光秀的临终状况大半是被编造出来的。遗憾的是,有关光秀和本能寺兵变的很多记录也都被抹黑。当时荣耀至极的秀吉,决定让身为御伽众的大村由已来制作自己的传记,而且,完全由秀吉亲自监修 。由《惟任退治记》、《柴田退治记》等共八卷组成《天正记》,通过书名就可以推测出,此书完全是为了迎合秀吉,大力吹捧秀吉的*泡沫书籍。所以,此书所记叙的许多‘真实的历史’,恐怕都是人为捏造出来的‘真实’罢了。

  时光流逝,很快到了德川幕府的时代,有关光秀的事迹却更被歪曲了。‘下克上’可以说是战国时代的风潮,叛逆并不是穷凶极恶的坏事。当主没有实力统治家臣、或是没有魅力吸引家臣的话,家臣背叛不相称的主公是正常的行为。有位名人曾经说过,日本战国时代是‘武士三异主君方够格’的时代。可是,后世却认为‘谋反’、‘夺取主家’是件极为卑劣的事情 。德川政权更为严重,原因是幕府受到儒教的强烈影响,重视忠义,‘杀害主人是罪大恶极’这个理念根深蒂固。对于着

相关阅读